MWÄ{¦ð…ù~EnÓ7A§«Þd…x…ð$¥‰]æ&ât–›¬ÖMnRNç·É:ÝÞ&kvx›8íê6í…Nnњ•MJn/6A§!Ød&`“uvMÖl®5qÔPk£vIÓXh‘4­Ѥhëži/·Ê™ êô2å6&4†L\n2A³¡ÇÄýSAn»‘ ±sIûŽ4ó7ito"ގc¯ÞÆòh/2БÆRk»Dø´Ö´—’ˆWÔ4–†W&Âcñi¯Æ͓²WµÚ.)c1ùüî~Ì $ᛰ”&4A>ì¥ òa'ȇ¥4®=íy!쥩ëaoó•NKîíI{î½I{îTI{³ƒÇ`¿ºýåú³ŒÒš>i£:þ(Å')ü¿ü páRdñájÿKçüéø0ïpQg¸úýQDˊù»J•øéoŠùâˆÈéK¢lrx€ÈéKrø•*›]‰œNˆÀjÿaaa1t"rúΰ8;9_jc:ßm¥[‘j÷µÃÇgóJЙìÀP; &õßtþÇKõ¿žÚ|^ç+’ê)ÕÔþÇ×ÎS5$µÿò(…ªÀßÕäi?|v0{„ˆœ/&j¢Q;|âÿ?|F0„ˆü—Ë <¿«ý/ó—&ÑÃã­õ#"ÇÐáÿEò•ˆ9/ˆþºaJÏ?D„= ò¿~’B½Ö9ÿIÂÔ&"rø e€¿ëøc Îá[¤G$Áÿ(õ^'œu´ÈéWßß^K±2©i¬N8MJ Ýž=ÒXJžODr$"‡ne\ÃTÛá&%Ýq¾²ÃžoÓX:‚&»Φ=þü^¨¿öBñÝ°*[email protected]ì…ê¶a/”¶ {¡BmØ åiÃ^¨MöBaÚ°GõeÃR(.öBeÙ°Êʆ½PS6ìå:¯A™õVƒÕʦ‚Š‰†¥PI4ì…2¢a/× J+ ˆP4ì…òŸa/Ôþ”=ÿKàæ8ì…JŸa/ì”=w Uë K¡TgØ u:Ã^(ÒöB…ΰjm†½P5SöüȈ—ßòí㇯/ÄÝ$ö}böåɓ¸×Ä¥¦Î3;+ÝPvÀvž=vPJŒÙq5ídW€§ „Ç¡äívž©vðbÖǎÀóت×Ø]ÕvžÙvÞvžµv÷[ÞY5)bW€G¾„g¿¿ækϐ; vÐ^‘¤D÷—21v\:9ï¸äêÙqÉí³ãª hWà÷ú‹¬ýì¤ È.Ý;¨z´v…“õDMc¸¨`¿½<%ಂõ59¼!î ¿Äí¬âßà}p¹osgá¥r¿^wÞwPrÌ°+ð€Uãþ»¼Gï ÷Nï,ôTï`þsdÓÎJï÷þZâØAèØAè(ØAè1ØA˜°ƒÒ,àWÃë»tbì Ùqµ·ìœ8XJċÿî:RýláÂ?d{-TŸƒê.`…*eŸ·fíÅcQ›f/ŸŠU?€zýÇ4ތ®¿¤ ­!¼ô¬j¹Yͳ¦ ••5Ö(%k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26

无需安装任何插件

MWÄ{¦ð…ù~EnÓ7A§«Þd…x…ð$¥‰]æ&ât–›¬ÖMnRNç·É:ÝÞ&kvx›8íê6í…Nnњ•MJn/6A§!Ød&`“uvMÖl®5qÔPk£vIÓXh‘4­Ѥhëži/·Ê™ êô2å6&4†L\n2A³¡ÇÄýSAn»‘ ±sIûŽ4ó7ito"ގc¯ÞÆòh/2БÆRk»Dø´Ö´—’ˆWÔ4–†W&Âcñi¯Æ͓²WµÚ.)c1ùüî~Ì $ᛰ”&4A>ì¥ òa'ȇ¥4®=íy!쥩ëaoó•NKîíI{î½I{îTI{³ƒÇ`¿ºýåú³ŒÒš>i£:þ(Å')ü¿ü páRdñájÿKçüéø0ïpQg¸úýQDˊù»J•øéoŠùâˆÈéK¢lrx€ÈéKrø•*›]‰œNˆÀjÿaaa1t"rúΰ8;9_jc:ßm¥[‘j÷µÃÇgóJЙìÀP; &õßtþÇKõ¿žÚ|^ç+’ê)ÕÔþÇ×ÎS5$µÿò(…ªÀßÕäi?|v0{„ˆœ/&j¢Q;|âÿ?|F0„ˆü—Ë <¿«ý/ó—&ÑÃã­õ#"ÇÐáÿEò•ˆ9/ˆþºaJÏ?D„= ò¿~’B½Ö9ÿIÂÔ&"rø e€¿ëøc Îá[¤G$Áÿ(õ^'œu´ÈéWßß^K±2©i¬N8MJ Ýž=ÒXJžODr$"‡ne\ÃTÛá&%Ýq¾²ÃžoÓX:‚&»Φ=þü^¨¿öBñÝ°*[email protected]ì…ê¶a/”¶ {¡BmØ åiÃ^¨MöBaÚ°GõeÃR(.öBeÙ°Êʆ½PS6ìå:¯A™õVƒÕʦ‚Š‰†¥PI4ì…2¢a/× J+ ˆP4ì…òŸa/Ôþ”=ÿKàæ8ì…JŸa/ì”=w Uë K¡TgØ u:Ã^(ÒöB…ΰjm†½P5SöüȈ—ßòí㇯/ÄÝ$ö}böåɓ¸×Ä¥¦Î3;+ÝPvÀvž=vPJŒÙq5ídW€§ „Ç¡äívž©vðbÖǎÀóت×Ø]ÕvžÙvÞvžµv÷[ÞY5)bW€G¾„g¿¿ækϐ; vÐ^‘¤D÷—21v\:9ï¸äêÙqÉí³ãª hWà÷ú‹¬ýì¤ È.Ý;¨z´v…“õDMc¸¨`¿½<%ಂõ59¼!î ¿Äí¬âßà}p¹osgá¥r¿^wÞwPrÌ°+ð€Uãþ»¼Gï ÷Nï,ôTï`þsdÓÎJï÷þZâØAèØAè(ØAè1ØA˜°ƒÒ,àWÃë»tbì Ùqµ·ìœ8XJċÿî:RýláÂ?d{-TŸƒê.`…*eŸ·fíÅcQ›f/ŸŠU?€zýÇ4ތ®¿¤ ­!¼ô¬j¹Yͳ¦ ••5Ö(%k选集播放

MWÄ{¦ð…ù~EnÓ7A§«Þd…x…ð$¥‰]æ&ât–›¬ÖMnRNç·É:ÝÞ&kvx›8íê6í…Nnњ•MJn/6A§!Ød&`“uvMÖl®5qÔPk£vIÓXh‘4­Ѥhëži/·Ê™ êô2å6&4†L\n2A³¡ÇÄýSAn»‘ ±sIûŽ4ó7ito"ގc¯ÞÆòh/2БÆRk»Dø´Ö´—’ˆWÔ4–†W&Âcñi¯Æ͓²WµÚ.)c1ùüî~Ì $ᛰ”&4A>ì¥ òa'ȇ¥4®=íy!쥩ëaoó•NKîíI{î½I{îTI{³ƒÇ`¿ºýåú³ŒÒš>i£:þ(Å')ü¿ü páRdñájÿKçüéø0ïpQg¸úýQDˊù»J•øéoŠùâˆÈéK¢lrx€ÈéKrø•*›]‰œNˆÀjÿaaa1t"rúΰ8;9_jc:ßm¥[‘j÷µÃÇgóJЙìÀP; &õßtþÇKõ¿žÚ|^ç+’ê)ÕÔþÇ×ÎS5$µÿò(…ªÀßÕäi?|v0{„ˆœ/&j¢Q;|âÿ?|F0„ˆü—Ë <¿«ý/ó—&ÑÃã­õ#"ÇÐáÿEò•ˆ9/ˆþºaJÏ?D„= ò¿~’B½Ö9ÿIÂÔ&"rø e€¿ëøc Îá[¤G$Áÿ(õ^'œu´ÈéWßß^K±2©i¬N8MJ Ýž=ÒXJžODr$"‡ne\ÃTÛá&%Ýq¾²ÃžoÓX:‚&»Φ=þü^¨¿öBñÝ°*[email protected]ì…ê¶a/”¶ {¡BmØ åiÃ^¨MöBaÚ°GõeÃR(.öBeÙ°Êʆ½PS6ìå:¯A™õVƒÕʦ‚Š‰†¥PI4ì…2¢a/× J+ ˆP4ì…òŸa/Ôþ”=ÿKàæ8ì…JŸa/ì”=w Uë K¡TgØ u:Ã^(ÒöB…ΰjm†½P5SöüȈ—ßòí㇯/ÄÝ$ö}böåɓ¸×Ä¥¦Î3;+ÝPvÀvž=vPJŒÙq5ídW€§ „Ç¡äívž©vðbÖǎÀóت×Ø]ÕvžÙvÞvžµv÷[ÞY5)bW€G¾„g¿¿ækϐ; vÐ^‘¤D÷—21v\:9ï¸äêÙqÉí³ãª hWà÷ú‹¬ýì¤ È.Ý;¨z´v…“õDMc¸¨`¿½<%ಂõ59¼!î ¿Äí¬âßà}p¹osgá¥r¿^wÞwPrÌ°+ð€Uãþ»¼Gï ÷Nï,ôTï`þsdÓÎJï÷þZâØAèØAè(ØAè1ØA˜°ƒÒ,àWÃë»tbì Ùqµ·ìœ8XJċÿî:RýláÂ?d{-TŸƒê.`…*eŸ·fíÅcQ›f/ŸŠU?€zýÇ4ތ®¿¤ ­!¼ô¬j¹Yͳ¦ ••5Ö(%k剧情介绍

。



梁声轻踩树干,然后快速的冲回到了秦渊身边。

许筠没在意,踮着脚看着里面,却发现有许多的行李。…

林天意发出去的力道瞬间被秦渊带出去,他整个人也跟着往前蹿了几步。



 ..闪舞小说网..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风雪渐渐消散,呼啸的北风从头顶刮过,抱着怀中酥香如玉的美人,薛文皓打了个哈欠,双眼微微的睁开,看着身边双眼含泪,脸颊微红的宋萧琳,伸手将自己满是肌肉的臂膀从她的脑袋下面拽出来,然后轻轻的抚摸着宋萧琳如瀑的黑发,然后轻轻的打开自己身上的白色绒毯,正要穿上自己的衣衫,就看到外面人影匆匆,似乎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对自己禀告! “进来吧,无妨!”薛 文皓对着外面的人影喊了一声,穿着身上的黑色棉绒睡袍,打了个哈欠,站起身来,拿起桌边的红葡萄酒,对着自己的嘴巴倒了满满一杯,然后呼呼噜噜的簌簌嘴,将这口葡萄酒吐在了一边的痰盂当中,然后伸手揉了揉自己有些微红的脸颊,看着眼前急匆匆走进来的属下,低声说道:“免礼,说吧,什么事情?” “禀告城主大人,外面的将士们都看到了秦皇门在萧关城上的援军,密密麻麻的站满了整个城墙,似乎人数很是不少呢!”“ 大概有多少?” 薛文皓眼中精光一闪,目光顿时严肃起来,双手背在身后,脑海中飞快的计算着烛龙城的成败得失。闪舞小说网..“ 大概……城墙上看样子有三四百人,至于别的地方,因为山梁上都是积雪,大家上不去,暂时还没有看到萧关西城的全景……”“ 那还不赶紧去看!” 一脚踹翻眼前的红木长几,薛文皓的脸色顿时一阵发青,原本还打算趁着今天天色不错找回面子,没想到一夜之间,秦皇门就真的留下了至少两百多名的援军给萧关城,如果连萧关城的秦皇门都可以被人留下两百多人的部队驻守的话,那塞北三镇这次前来救援的人马肯定是超过两千人了,如此一来,别说谷蕲麻了,就是关中诸侯联合起来,都未必是里应外合的秦皇门的对手了!“ 是!” 那下属赶忙答应,冲出营帐,前去查看萧关西城的情况,而躺在长椅上的宋萧琳却被薛文浩的怒吼声惊醒了,抬起眼,看着一脸凝重的薛文皓,这位身躯如玉,长腿细腰的美人默默的伸出手去,拉住的薛文皓的手,微笑着看着精力充沛,体力过人的薛文皓道:“什么事情惹得薛城主如此大怒啊?”“ 还不是因为这群饭桶!”对 着营帐外面的众人怒喝一声,薛文皓转过身来,有些后悔的说道:“早知道秦皇门底蕴如此深厚,昨晚就应该听你父亲的话,妥善一点,我亲自带队直捣黄龙,不让申平雍那个废物去的话,估计现在萧关城就是我的了吧!”“ 无妨,秦皇门为天地所不容,我们是替天行道,安有不胜之理?城主放心,只要给晓琳三百人马,定然将萧关城上的几十人消灭干净!” 宋萧琳淡然一笑,看着眼前的薛文皓坚定的说道,后者闻言苦笑一声,对着宋萧琳说道:“若是昨天,倒是无妨,可惜,现在站在萧关城上的秦皇门和塞北三镇的援军加起来至少有三四百人了,我们恐怕是无能为力了!” “啊?真的有援军?不是对面吓唬人的?” 宋萧琳猛地一愣,眼睛瞪得溜圆,对面的薛文皓猛然间一愣,急忙说道:“你刚才说什么?什么叫真的有援军?” “额……我爹爹说昨晚的事情可能是对面虚张声势,吓唬人的,我当时也觉得是这样的,如果真的有大批援军的话,他们应该趁着我们后退慌乱的时候从西城中杀出来追杀我们的人马才对,但是他们并没有,所以我爹爹觉得这可能是对方将领蛊惑人心,虚张声势的做法而已!” 宋萧琳的脸色一变,不过很快就找好了理由,薛文皓闻言点点头,低声道:“看来宋三爷也又看走眼的时候啊,对面真的来了援军,可能是担心深夜敌情不明,长途奔袭而来,体力不支,所以没有出城追杀我们的败军吧!” 随便给自己找了个解释,薛文皓正要换上衣服出去,就听到刚才被自己轰出去的下属已经回到了营帐前,在门口对着薛文皓说道:“回禀城主大人,小人已经查到了敌人的部署情况,而且在山梁上还发现了一处脚印!” “带我去看看!”薛 文皓点点头,让门外的下属等着,换上自己的战袍之后,就领着已经成为自己女人的宋萧琳出了营帐,在众人热切的目光注视下,跟着这名下属上到了南边的山梁上,然后沿着山梁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着,不多时,就被这名下属领到了一处观察点:“城主大人请看,那里就是西城的部署情况,从外面的脚印可以看出来,对方的部队是分为很多股从各个山口绕过来的,虽然每次的人马都不多,但是脚印却很深很重,现在还能够看的很清楚,肯定是身披重甲的人马前行才造成的脚印,不过现在在城墙上驻守的敌人都是身穿棉甲,装备的都是之前萧关城中贮备的装备,似乎是重新换上来的!” “你怎么知道?” 听到随从如此详细的将秦皇门助手城墙的部队的情况说了出来,薛文皓满意之余,自然是一脸的好奇,那下属或许是为了表现,张口就解释道:“因为这些棉甲我们在接收萧关城府库的时候就曾经见到过,后来两家分地而治,秦皇门的人马从府衙当中搬走这些东西的时候,小人都在,这些衣甲都是当初贺兰会的清平吴晟打造的,上面都有吴家的标志,所以小人认得清楚,至于那脚印,因为小人昨晚血战之后回到营帐外的脚印都没有被破坏,所以两相比较,对方的脚印更加的清晰,所以应该是比小人体重更大,或者负担更大的人马弄出来的,所以才有此判断!”“ 你很细心,以后就跟着我吧!”听 了这随从的解释,薛文皓满意的点点头,看着那些身穿棉甲,满脸风霜的士兵对着这随从说道:“既然如此,那你觉得这些人为什么会穿上吴晟留下的棉甲呢?塞北三镇的兵马应该装备更加犀利才对啊?” “属下觉得,要么就是对方原来辛苦,身上的衣甲弥足珍贵,所以不愿意用来守城时候穿,要么就是这些人只是二三线的部队,原本就衣甲不齐,无法辨别,所以才会统一换上吴晟留下的棉甲来方便指挥!”那 随从沉思两刻便给出了结论,一边的薛文皓满意的点点头,对着这人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以后就让我的亲兵队长吧,这勘察辨认的事情,以后就让承包了!”“ 小人俞豪湉,谢过城主大人大恩!定不辱命!”“ 好,起来吧!”将 面前的俞豪湉叫起来,薛文皓转身就要离去,那俞豪湉猛地一愣,慌忙对着薛文皓说道:“城主大人,小人此前在前面不远处发现了一处脚印,甚是奇怪,或许和昨晚我军失利有关!”“ 啊?”薛 文皓猛地一愣,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俞豪湉,脸色一沉,挥手说道:“带我去看看!” “是!” 俞豪湉答应一声,带着薛文皓就往前走去,对方三两步走到一处悬崖边,对着地上一个不大的脚印说道:“城主大人,这就是那脚印,则上面的落雪情况和小人在营帐外面的脚印一模一样,如果小人所料不差,那定然是我军血战正酣之时,有人出现在了此处,如果不是得到命令前来勘察敌军情况,那定然是用箭羽将我军情报射给敌军主帅的!”“ 何以见得啊?” 虽然心中大骇,但是薛文皓的脑子还是保持了一定的清醒,并没有因此而出现暴怒的情绪,俞豪湉蹲下身来,低声说道:“城主大人请看,这脚印虽然不大,但是当时前脚掌用力,定然是躬身向下射箭的时候才会有此发力的情况,之后这脚印就消失不见了,显然是此人有意将自己的脚印掩埋,只是忘了这最边缘处的脚印,所以留下了这个证据!”“ 嗯嗯!”薛 文皓认真点头,一脚踩在了这脚印的旁边,然后问道:“这鞋码可是不大的,我军中可有如此小脚?” “不好!”不 等俞豪湉回答,薛文皓的脑海中顿时闪过一个身影,转过身来,刚才陪着自己上到山梁之上的宋萧琳已经消失不见! “给我拿下宋氏父女!” 薛文皓愤怒的嚎叫着,对着身边的随从们发布了自己的命令,然后飞奔着到山梁边缘处准备下去将宋氏父女绳之以法,却没想到自己登上山梁时候用的软梯已经被人撤下!与 此同时,飞奔到父亲帐中的宋萧琳打开帐门,正要冲这里面的父亲开口说话,却看到自己的父亲宋三爷竟然被人勒住了脖子,而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对自己含恨在心的申平雍……

听到这话,孙裕华和孙家老人都变了脸色。

车子刚刚停下来,韩瑞就急忙过来,帮秦渊打开车门:“秦门主,请下车。”白伊莲脸色顿时通红,连忙摇头:“不不不,我是想跟你说说话……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啊,原来是城主夫人啊,真是失敬失敬!” 看到对面的钱苏子似乎对自己的女儿有点敬而远之的意思,一旁的梅赫隆赶忙上前一步,对着钱苏子恭敬的行了礼,然后才说道:“小女从小都被在下娇生惯养,当个儿子一般,说话不知轻重,如有得罪,还请钱郡主不要放在心上!” “既然都知道我的名字了,那我也不废话了,你不是想要什么任务吗?现在城主大人正在养精蓄锐,准备晚上突袭敌营,你就前去打探一下敌人的布置,这样如何啊?”钱 苏子对着梅赫隆淡然一笑,抬眼看着眼前很不服气的梅红玉,后者微微一愣,慌忙摆手道:“哎呀……钱郡主啊,我和我家女儿都是第一次来到固原城,这进城还是跟着别人一起才找到了固原城的位置,这四周的地形山势我们都不了解,要是遗漏了那个地方,耽误了秦门主的大事,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啊!”说 完,梅赫隆就转身对着沉吟不语的梅红玉说道:“闺女啊,别再逞强了,人家秦皇门英雄好汉一大堆,你一个女孩子家要什么任务啊,咱们等着就好,秦门主肯定不会忘了你的,你别心急啊?”“ 没问题!”抬 头看着眼前的钱苏子,梅红玉的脸上写满了自信,对着钱苏子说道:“我既然能够在不认路的情况下跋涉千里来到固原城投奔秦门主,这点事情都做不好,还怎么给秦门主效力,主母大人放心,我这就去打探清楚敌人的布置,回来向您禀告!” “好!要的就是这份胆气!”看 着梅红玉嘴角的自信,钱苏子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对于这张脸上的笑容总是感觉那样的有威胁,微微皱眉,心下感慨自己是不是变得小心眼了,钱苏子故作从容的看着眼前的梅氏父女说道:“事成之后,我亲自禀告城主大人,将梅姑娘推举为秦皇门梅堂堂主,决不食言!”“ 属下遵命!” 没想到钱苏子竟然如此看重自己的女儿,还在担心钱苏子会不会因为自己姑娘不合适的态度而挟私报复,来到秦皇门人生地不熟的梅赫隆顿时激动的跪倒在地上,对着眼前的钱苏子说道:“钱郡主宽宏大量,心胸如大海般壮阔,真是我等楷模啊!”“ 别夸我了,好好的等着你女儿的好消息吧,现在秦门主正在休息,就算是我,没事同样不能打扰他,你们的事情等他醒来,我自然会告诉秦门主的,没事的话就先下去吧,在这城主府门前站着,也不是回事!” 钱苏子淡然的摆摆手,微笑着看着眼前的梅红玉,后者乖乖点头,对着钱苏子躬身答谢两句,然后就拉着自己的父亲离开了聚集了不少人的城主府大门,匆匆回到自己住的地方,收拾好东西,让父亲在院子里面看好这些顽皮的养子们,然后就一个人乖乖的骑上自己精心喂养的枣红马,从秦皇门如今最安全的北门出了城去,然后从北城门外绕了一个弯,很快就到了黄河东岸,然后沿着黄河便的官道南下,很快就到了黄河东岸一个名字叫做怀远岭的地方安顿了下来。..闪舞小说网..从 怀远岭往山下看去,整个固原城一览无余,进入枯水期的黄河水如同一条玉带一样从侧面怀抱着整个固原城,除了几条大的沟渠之外,固原城的东部只有一座石桥跨过黄河,不过石桥距离固原本城还有一段的距离,而且东城门下的护城河更加的宽阔,任何人想要从东边攻击东城门,都要冒着刚刚过桥就被人半渡而击的危险,虽然冬日里的黄河水不深,但是冰冷的喝水和滩涂的湿滑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够忍受的,渡河而过,也并不是上上之选。闪舞小说网..除 了距离梅红玉的观测点最近的东城之外,南城外面的地形就非常适合炸营攻击了,站在高处看了看远处谷蕲麻军的布阵情况,梅红玉暗自将这些情况记在心中,然后在手边的白布上简单的勾画出了大概的轮廓,然后就准备朝着山下前进,到更近的地方去观察远处的谷蕲麻军的军营。 骑着自己的枣红马在满是枯败山林的快速的行进着,梅红玉正要下了怀远岭的时候,忽然间看到眼前银光一闪,顿时提高警觉,勒住马头,握紧手中的火尖枪,对着远处的灌木丛中低声吼道:“是谁!出来,不然的话,我就不客气了!” “真晦气……”耷 拉着脑袋从满是树杈树枝的灌木丛中出来,景卫田开始默默的思考,自己最近是不是对神佛不敬了,怎么遇到一个女人就先被发现了呢? “你是谁?”看 到景卫田身上穿着的衣衫并不是城外谷蕲麻军的衣服,梅红玉眼中的怒意渐消,脸色放缓,昂着脑袋,看着眼前的景卫田说道:“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要潜伏在这里?”“ 我是黄府禁卫军的人……”指 了指自己身上的衣服,景卫田无奈的摊开双手,对着眼前的梅红玉解释道:“也是过来查看敌情额,这不,还没有动弹就被您老人家发现了,我看你也不是谷蕲麻军中的人吧,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你继续勘察你的敌情,我继续观察山下的动静,如何?” “你说你是谁我就信吗?”对 着景卫田冷笑了一声,梅红玉猛然间挺马向前,对着眼前的景卫田就冲了过去,后者微微一愣,慌忙将挂在腰间的朴刀举起来,对着冲上前来的梅红玉当空就是一刀! “吁!”一 手抓住缰绳,梅红玉猛然间挺枪一挡,将景卫田劈下的朴刀挑到一边,猛然间将手中的长枪向前一挺,长长的枪尖就出现在了景卫田的脖颈前面,后者乖乖的将手中的朴刀扔到地上,举起双手,无语的看着眼前的梅红玉,心说自己果然是低估了这个女人啊,单独行动的女子比男的厉害多了! “算你聪明!” 梅红玉低哼一声,昂起脑袋一脸凝重的看着面前的景卫田说道:“不管你是谁,我既然遇到了,就要先将你带回去问个清楚!”“ 你……”看 着梅红玉伸到眼前的火尖枪,景卫田的脸上顿时一阵愕然看着梅红玉,哭丧着脸说道:“我真的只是个斥候啊,你不要为难我好不好?兄弟们还等着我回去传递消息呢,你这样做,我很难办的!” “那就让你的兄弟们拿着银子到固原城中找你吧!”听 了景卫田为自己求情的话,梅红玉飒然一笑,正要挥动手中的长枪将景卫田打昏,却感到身后忽然一道寒光闪过来,紧接着,一声嘶吼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 当!”一 声脆响当空穿来,梅红玉猛一转身,将自己左手边的长剑拔出,堪堪挡住北琴儿从空中劈砍而下的武士刀,看着眼前寒光淋漓的武士刀,梅红玉猛然间一回手,将自己手中的火尖枪在手心当中轻轻一转,然后就直接刺向了空中的北琴儿! “哼!”看 到自己的偷袭没有得手,北琴儿冷哼一声,在空中一个转身,双脚夹住对着自己刺过来的火尖枪,然后对着一边愣神的景卫田低吼道:“还不赶紧跑!”“ 啊!是!”听 到北琴儿的吼声,景卫田顿时从震惊当中反应了过来,转身就跳到了灌木丛中,然后一把拉住自己的黑马,然后对着身下就一骑奔出,身后的梅红玉顿时一脸愤恨的看着坏了自己好事的北琴儿,调转马头,对着落到地上的北琴儿就挺枪刺去,知道梅红玉身手不错的北琴儿也不敢掉以轻心,猛然间跳到树梢上面,三两步就奔出了几十米远,看样子就要逃出梅红玉的视线之时,身后的梅红玉忽然将自己背后的红柳弓取下来,一箭射出,对着北琴儿的心口就飞了过去!“ 当!”转 身将飞来的箭羽打落,北琴儿的脸色顿时狰狞起来,仿佛受到了巨大的侮辱一样,从树梢上跳下来,对着眼前的梅红玉挺着剑就冲了过去!“ 嘭!”一 声脆响猛然间从梅红玉的面前响起,当空刺出的长枪和北琴儿挥砍过来的武士刀碰触到了一起,一阵电火花顿时从两人的面前炸开来,一颗硕大的脑袋也从空中落下,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红歌!” 梅红玉尖叫一声,双眼圆瞪,惊愕的看着自己胯下的枣红马的脑袋落到了地上,猩红的鲜血如同油气一样从马儿的脖颈中喷涌而出,看着自己朝夕相处的枣红马竟然被北琴儿手中的武士刀削去了脑袋,梅红玉顿时气的浑身发到,猛然间间自己手中的长剑对着北琴儿的脖子刺了过去,然后不等反手防御,一脚踹出,重重的踹在了北琴儿的下巴上,顿时一阵黑暗从北琴儿的眼前闪过,手中的武士刀从手中落下,整个人顿时倒在了血泊当中……

秦渊没有任何犹豫的走进了忠义堂,然后上了二楼。“你说这种鸟事朝廷也不管管?”

“帅不能当饭吃,男人最主要还是有魅力,对吧伍锋。”秦渊对着伍锋抛了一个媚眼说道。

彼得斯惊恐的尖叫,那两个警察也震惊无比,不知道乔楚天为什么会突然对他们出手!

回到叶家之后,秦山河和叶云青满是兴奋,他们终于回家了!路遥撇撇嘴,他对于这老太太听到自己名字和秦渊名字之后,态度变化那么大,很是不爽。

详情

猜你喜欢

扫码用手机观看

分享到朋友圈

更多

猜你稀罕

    欧宝游艺-街机捕鱼大作战入口最新版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