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ìzT¸ìwT˜ÇHj‘IyR§Q¾ì2T¸ì/T˜t*_¶s)L¹”‡_°ìXR¸ìUR¸l9R¸l6R˜d¢•'gðn£Öôâ6I„2,©ˆBbáIwÂå³gä-k ãoVk°õ—Æó·\~#]ÌVÏ77¿…·çwÆlN2Ɓݞgu¡dÈÇC_y{ÎóŒÁðò?Sn/§~^¢øÔR9×?üÌרjYk³Û#üåÅÕ×g°•<‘S)ä$IXš03SᕧTʙê$É\tÂñ, Œqjp¹+`¦RF—I’hñ;¿@'&ƒÄäa%,[email protected]›<,›%ÏcÉTx ™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1-31

无需安装任何插件

~T„‡·ìzT¸ìwT˜ÇHj‘IyR§Q¾ì2T¸ì/T˜t*_¶s)L¹”‡_°ìXR¸ìUR¸l9R¸l6R˜d¢•'gðn£Öôâ6I„2,©ˆBbáIwÂå³gä-k ãoVk°õ—Æó·\~#]ÌVÏ77¿…·çwÆlN2Ɓݞgu¡dÈÇC_y{ÎóŒÁðò?Sn/§~^¢øÔR9×?üÌרjYk³Û#üåÅÕ×g°•<‘S)ä$IXš03SᕧTʙê$É\tÂñ, Œqjp¹+`¦RF—I’hñ;¿@'&ƒÄäa%,[email protected]›<,›%ÏcÉTx ™选集播放

~T„‡·ìzT¸ìwT˜ÇHj‘IyR§Q¾ì2T¸ì/T˜t*_¶s)L¹”‡_°ìXR¸ìUR¸l9R¸l6R˜d¢•'gðn£Öôâ6I„2,©ˆBbáIwÂå³gä-k ãoVk°õ—Æó·\~#]ÌVÏ77¿…·çwÆlN2Ɓݞgu¡dÈÇC_y{ÎóŒÁðò?Sn/§~^¢øÔR9×?üÌרjYk³Û#üåÅÕ×g°•<‘S)ä$IXš03SᕧTʙê$É\tÂñ, Œqjp¹+`¦RF—I’hñ;¿@'&ƒÄäa%,[email protected]›<,›%ÏcÉTx ™剧情介绍

对于她在镜子里这样打量自己,所有的人都以为是在欣赏她美丽的新娘装。。

所以为了确定,秦渊还真的在挂断电话之后,让卫宣找人过来。

噗嗤!

“秦大哥,我呼吸不到。”突然间,怀中的鲁雪晴轻声说道,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啊,原来是城主夫人啊,真是失敬失敬!” 看到对面的钱苏子似乎对自己的女儿有点敬而远之的意思,一旁的梅赫隆赶忙上前一步,对着钱苏子恭敬的行了礼,然后才说道:“小女从小都被在下娇生惯养,当个儿子一般,说话不知轻重,如有得罪,还请钱郡主不要放在心上!” “既然都知道我的名字了,那我也不废话了,你不是想要什么任务吗?现在城主大人正在养精蓄锐,准备晚上突袭敌营,你就前去打探一下敌人的布置,这样如何啊?”钱 苏子对着梅赫隆淡然一笑,抬眼看着眼前很不服气的梅红玉,后者微微一愣,慌忙摆手道:“哎呀……钱郡主啊,我和我家女儿都是第一次来到固原城,这进城还是跟着别人一起才找到了固原城的位置,这四周的地形山势我们都不了解,要是遗漏了那个地方,耽误了秦门主的大事,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啊!”说 完,梅赫隆就转身对着沉吟不语的梅红玉说道:“闺女啊,别再逞强了,人家秦皇门英雄好汉一大堆,你一个女孩子家要什么任务啊,咱们等着就好,秦门主肯定不会忘了你的,你别心急啊?”“ 没问题!”抬 头看着眼前的钱苏子,梅红玉的脸上写满了自信,对着钱苏子说道:“我既然能够在不认路的情况下跋涉千里来到固原城投奔秦门主,这点事情都做不好,还怎么给秦门主效力,主母大人放心,我这就去打探清楚敌人的布置,回来向您禀告!” “好!要的就是这份胆气!”看 着梅红玉嘴角的自信,钱苏子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对于这张脸上的笑容总是感觉那样的有威胁,微微皱眉,心下感慨自己是不是变得小心眼了,钱苏子故作从容的看着眼前的梅氏父女说道:“事成之后,我亲自禀告城主大人,将梅姑娘推举为秦皇门梅堂堂主,决不食言!”“ 属下遵命!” 没想到钱苏子竟然如此看重自己的女儿,还在担心钱苏子会不会因为自己姑娘不合适的态度而挟私报复,来到秦皇门人生地不熟的梅赫隆顿时激动的跪倒在地上,对着眼前的钱苏子说道:“钱郡主宽宏大量,心胸如大海般壮阔,真是我等楷模啊!”“ 别夸我了,好好的等着你女儿的好消息吧,现在秦门主正在休息,就算是我,没事同样不能打扰他,你们的事情等他醒来,我自然会告诉秦门主的,没事的话就先下去吧,在这城主府门前站着,也不是回事!” 钱苏子淡然的摆摆手,微笑着看着眼前的梅红玉,后者乖乖点头,对着钱苏子躬身答谢两句,然后就拉着自己的父亲离开了聚集了不少人的城主府大门,匆匆回到自己住的地方,收拾好东西,让父亲在院子里面看好这些顽皮的养子们,然后就一个人乖乖的骑上自己精心喂养的枣红马,从秦皇门如今最安全的北门出了城去,然后从北城门外绕了一个弯,很快就到了黄河东岸,然后沿着黄河便的官道南下,很快就到了黄河东岸一个名字叫做怀远岭的地方安顿了下来。..闪舞小说网..从 怀远岭往山下看去,整个固原城一览无余,进入枯水期的黄河水如同一条玉带一样从侧面怀抱着整个固原城,除了几条大的沟渠之外,固原城的东部只有一座石桥跨过黄河,不过石桥距离固原本城还有一段的距离,而且东城门下的护城河更加的宽阔,任何人想要从东边攻击东城门,都要冒着刚刚过桥就被人半渡而击的危险,虽然冬日里的黄河水不深,但是冰冷的喝水和滩涂的湿滑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够忍受的,渡河而过,也并不是上上之选。闪舞小说网..除 了距离梅红玉的观测点最近的东城之外,南城外面的地形就非常适合炸营攻击了,站在高处看了看远处谷蕲麻军的布阵情况,梅红玉暗自将这些情况记在心中,然后在手边的白布上简单的勾画出了大概的轮廓,然后就准备朝着山下前进,到更近的地方去观察远处的谷蕲麻军的军营。 骑着自己的枣红马在满是枯败山林的快速的行进着,梅红玉正要下了怀远岭的时候,忽然间看到眼前银光一闪,顿时提高警觉,勒住马头,握紧手中的火尖枪,对着远处的灌木丛中低声吼道:“是谁!出来,不然的话,我就不客气了!” “真晦气……”耷 拉着脑袋从满是树杈树枝的灌木丛中出来,景卫田开始默默的思考,自己最近是不是对神佛不敬了,怎么遇到一个女人就先被发现了呢? “你是谁?”看 到景卫田身上穿着的衣衫并不是城外谷蕲麻军的衣服,梅红玉眼中的怒意渐消,脸色放缓,昂着脑袋,看着眼前的景卫田说道:“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要潜伏在这里?”“ 我是黄府禁卫军的人……”指 了指自己身上的衣服,景卫田无奈的摊开双手,对着眼前的梅红玉解释道:“也是过来查看敌情额,这不,还没有动弹就被您老人家发现了,我看你也不是谷蕲麻军中的人吧,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你继续勘察你的敌情,我继续观察山下的动静,如何?” “你说你是谁我就信吗?”对 着景卫田冷笑了一声,梅红玉猛然间挺马向前,对着眼前的景卫田就冲了过去,后者微微一愣,慌忙将挂在腰间的朴刀举起来,对着冲上前来的梅红玉当空就是一刀! “吁!”一 手抓住缰绳,梅红玉猛然间挺枪一挡,将景卫田劈下的朴刀挑到一边,猛然间将手中的长枪向前一挺,长长的枪尖就出现在了景卫田的脖颈前面,后者乖乖的将手中的朴刀扔到地上,举起双手,无语的看着眼前的梅红玉,心说自己果然是低估了这个女人啊,单独行动的女子比男的厉害多了! “算你聪明!” 梅红玉低哼一声,昂起脑袋一脸凝重的看着面前的景卫田说道:“不管你是谁,我既然遇到了,就要先将你带回去问个清楚!”“ 你……”看 着梅红玉伸到眼前的火尖枪,景卫田的脸上顿时一阵愕然看着梅红玉,哭丧着脸说道:“我真的只是个斥候啊,你不要为难我好不好?兄弟们还等着我回去传递消息呢,你这样做,我很难办的!” “那就让你的兄弟们拿着银子到固原城中找你吧!”听 了景卫田为自己求情的话,梅红玉飒然一笑,正要挥动手中的长枪将景卫田打昏,却感到身后忽然一道寒光闪过来,紧接着,一声嘶吼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 当!”一 声脆响当空穿来,梅红玉猛一转身,将自己左手边的长剑拔出,堪堪挡住北琴儿从空中劈砍而下的武士刀,看着眼前寒光淋漓的武士刀,梅红玉猛然间一回手,将自己手中的火尖枪在手心当中轻轻一转,然后就直接刺向了空中的北琴儿! “哼!”看 到自己的偷袭没有得手,北琴儿冷哼一声,在空中一个转身,双脚夹住对着自己刺过来的火尖枪,然后对着一边愣神的景卫田低吼道:“还不赶紧跑!”“ 啊!是!”听 到北琴儿的吼声,景卫田顿时从震惊当中反应了过来,转身就跳到了灌木丛中,然后一把拉住自己的黑马,然后对着身下就一骑奔出,身后的梅红玉顿时一脸愤恨的看着坏了自己好事的北琴儿,调转马头,对着落到地上的北琴儿就挺枪刺去,知道梅红玉身手不错的北琴儿也不敢掉以轻心,猛然间跳到树梢上面,三两步就奔出了几十米远,看样子就要逃出梅红玉的视线之时,身后的梅红玉忽然将自己背后的红柳弓取下来,一箭射出,对着北琴儿的心口就飞了过去!“ 当!”转 身将飞来的箭羽打落,北琴儿的脸色顿时狰狞起来,仿佛受到了巨大的侮辱一样,从树梢上跳下来,对着眼前的梅红玉挺着剑就冲了过去!“ 嘭!”一 声脆响猛然间从梅红玉的面前响起,当空刺出的长枪和北琴儿挥砍过来的武士刀碰触到了一起,一阵电火花顿时从两人的面前炸开来,一颗硕大的脑袋也从空中落下,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红歌!” 梅红玉尖叫一声,双眼圆瞪,惊愕的看着自己胯下的枣红马的脑袋落到了地上,猩红的鲜血如同油气一样从马儿的脖颈中喷涌而出,看着自己朝夕相处的枣红马竟然被北琴儿手中的武士刀削去了脑袋,梅红玉顿时气的浑身发到,猛然间间自己手中的长剑对着北琴儿的脖子刺了过去,然后不等反手防御,一脚踹出,重重的踹在了北琴儿的下巴上,顿时一阵黑暗从北琴儿的眼前闪过,手中的武士刀从手中落下,整个人顿时倒在了血泊当中……

“杀!”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嗨,说来惭愧,当时如果能够有贺兰会长的帮忙,拿下固原城,定然不是问题!” 裴夫人苦笑一声,抬起头来,对着略显尴尬的贺兰荣乐说道:“不说这些过去的事情了,在下深夜来访,所为的就是能够和贺兰会长联手的事情!” “联手?” 贺兰荣乐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裴夫人,颇为疑惑的说道:“这个时候联手,是不是有些晚了?” “不是联手攻击秦皇门,是联手自保!” 裴夫人看着眼前的贺兰荣乐,对着他说道:“其实城南决战之后,我们这些黄府禁卫军就不敢回到金城了,觉得以黄世子的刻薄寡恩,肯定会降罪于我们的,所以大家就护着祖秉慧公子呆在了南山别墅,虽然我们在城南决战中功亏一篑,但是秦皇门似乎也无力驱赶我们,大家井水不犯河水,这些天都在舔舐伤口,所以还很平静……不过,刚刚我们忽然得到消息,说华亭涧山宗准备北上和秦皇门决战,黄世子也派人过来,让我们听从华亭涧山宗的人的指挥,再去攻击秦皇门,大家伙儿都不愿意,但是也不敢公然违背黄世子的命令,所以就让我前来拜托会长大人,能不能暂时收留我们呢?” “额……收留当然是没问题了,只是收留你们的话,我怎么给黄世子交代呢?” 贺兰荣乐微微一愣,看着眼前目光恳切的裴夫人说道:“不是我这个当会长的还念着你们当初背叛我的破事,主要是,我贺兰会现在真的是不敢经得起一点风雨了,你也知道,家底差不多都在这些日子的内讧当中败光了,如果不是这次站在了秦皇门这边,和秦渊达成了协议,拿回来了今年的禄米和钱粮,估计这山谷中的人我都养活不起了呢!” “放心,我们已经想好了措辞!” 裴夫人点点头,对着一脸为难的贺兰荣乐说道:“我们就说秦皇门对我们进行了追杀,大家迫不得已,放弃了南山别墅,前往您这里避难,到时候会和华亭涧山宗配合的,总之,华亭涧山宗的人肯定会被秦皇门挡在南门外的,所以我们并不担心!” “好吧,如果黄世子首肯的话,我肯定会让你们进山谷的,你们先在谷外驻扎,然后我去询问黄世子的态度,这样也算对得起你们了,如何?” 贺兰荣乐沉吟了一下,找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案,裴夫人闻言点点头,对着贺兰荣乐谢了,然后就星夜离开了青龙谷,往南山别墅去了…… 这边的裴夫人都知道华亭涧山宗打算北上的消息了,秦渊自然也在深夜被刚刚接手情报工作的宋威简叫醒,看到确切的情报显示华亭涧山宗确实要北上了,秦渊无语的摇摇头,不明白这些任务为什么专门喜欢和自己作对! “坚壁清野!” 秦渊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无可奈何的下达了自己最不想下达的命令,宋威简知道这也是无奈之举,只能拱手答应,然后去执行了…… 一时间,所有的秦皇门骑士都冲到了固原城的外面,将坚壁清野的命令传递给每一个人,虽然只是凌晨时分,但是嘈杂的声音已经从官道上慢慢的泛起,一群一群的民众从城外涌入固原城中,原本寂静了两天的固原城又变得热闹了起来,传说中兵马上千,古武者上百的华亭涧山宗就要来了,固原城中的谣言也是满天飞,不少人进城,但是更多的人却选择了出城避难! “让他们走!” 接到了有人想要逃出城外的消息,秦渊大手一挥,一脸傲然的说道:“将他们的名字登记造册,所有人三十年内不得回到固原城,否则,杀无赦!今日开始踏出城池一步,所以家产全部充公,决不轻饶!” “是!” 听了秦渊杀气腾腾的话语,宋威简也不敢多说什么,慌忙下去传达秦渊的命令,而这个命令也让不少想要两面投机的固原城居民放弃了挣扎,纷纷回到自己的家中,等待着又一次大战的结果。闪舞小说网.... 频繁出现的战事也大大的减缓了固原城中招兵买马的速度,听说华亭涧山宗又要来了,不少加入秦皇门的士卒的家人纷纷前往军营,要求将自己枪把子都拿不稳的儿子们带回家中,秦渊闻得此言,也只能再次使出霹雳手段,只要此时退出秦皇门,一路按照涧山宗间谍处置! 解决了一下民众的骚乱,秦渊打着哈欠站在城主府前,听着一个个消息的汇报,慢慢的稳定了心神,搬了一张凳子坐在城主府的台阶上,一脸淡然的处理着各种事物,周围的人看到秦渊如此淡定,心中的隐忧也都慢慢的消除了,也是到了这个时候,一个随从前来报告,说是蔺修观请自己过去一趟。 虽然不知道蔺修观为什么挑这个时候来打扰自己,但是知道蔺修观不是那种主动添乱的人,秦渊便站起身来,跟着那名随从进入到了蔺修观的病房中,此时他的妻子焦玉儿还在休息,秦渊也没有主动打扰这位悉心照顾自己丈夫的妻子,站在蔺修观的床前,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修观有一事禀报!” 蔺修观对着秦渊笑笑,然后就开口说道:“听闻华亭涧山宗准备北山和门主大人决一死战,他们远来跋涉,定然不会带很多粮草补给的,所以耀州城就成了他们补给的必经之地,相信陈悟冶那厮为了对付秦门主,肯定答应了华亭涧山宗不少要求,这耀州城的补给,肯定就在此列当中,秦门主不如先声夺人,将耀州城中的府库一把火烧掉,这样比如此大阵仗的坚壁清野,恐怕来的更加方便!” “坚壁清野只是为了第二步做打算!” 秦渊默默的看着眼前的蔺修观,低声说道:“你说的府库在什么地方?方便烧毁吗?一旦烧毁的话,耀州城的百姓可有缺粮的危险?” “这个嘛……缺粮的话,大家可以往山上躲避的,华亭涧山宗这些年凶名在外,如果秦门主能够善加利用的话,耀州城的百姓定然知道如何躲避战乱了……没办法,乱世将近,各大小势力都在互相征伐,朝廷还在忙于内斗,根本不在乎百姓的死活,这样的事情在所难免,相信耀州城的百姓应该也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了吧!” 蔺修观默默的说着,秦渊颔首,询问清楚了蔺修观所说府库的位置,然后就走出了病房,回到了自己的城主府前。 他和蔺修观都没有发现,沉沉睡去的焦玉儿一直都在背对着她们睁大眼睛,仔细的聆听他们所说的每一个字。 回到城主府,秦渊将耳边的琐事一推三五六,交给赶来的卫宣和卢牟坤处理,然后拿着一张简易的地图,就进入到了自己的房间当中,看着秦渊风尘仆仆的样子,钱苏子微微一愣,忽然对着秦渊说道:“你是不是又打算离开这里啊?” “额……” 听到钱苏子的话,秦渊一愣,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我看起来很像是要出门的样子吗?” “不然呢?” 钱苏子好奇的看着秦渊,摆摆手说道:“你这个样子,谁不觉得你是有大事要处理啊?说吧,是谁又要你去营救了?还是打算带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先找个地方藏起来,然后再说?” “额……你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秦渊苦笑着看着眼前的钱苏子,有些乐呵呵的说道:“我是准备去把耀州城的粮食烧掉,让涧山宗来的时候无粮可就,增加我们的胜算!” “哦,为什么要现在烧了呢?” 钱苏子好奇的看着秦渊,似乎对秦渊的打算很不可理解,后者微微皱眉,更是一脸惊讶的说道:“这还用问是为什么吗?当然是……目的我已经说过了啊!” “可是你现在就烧掉的话,根本起不到作用好吗?” 钱苏子无语的看着秦渊,伸手按住秦渊的肩膀,让秦渊在床边做好,然后说道:“你现在就去把他们的粮仓烧掉,且不说耀州城能不能抢救过来,就算是你把他们全烧了,也根本不可能引起什么状况的,耀州城的百姓肯定还会被陈悟冶催着缴纳粮食,涧山宗的人马为了活命,反而会对我们发起更加疯狂的进攻,而且没了粮食保命的耀州城百姓,没准儿还会铤而走险,成为涧山宗的开路先锋,去抢劫其他人的粮草,这样的话,就算是我们打赢了,固原城四周也会生灵涂炭,民不聊生,你想把它作为根据地的想法,就更加的不可能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难道看着对方吃饱喝足来和我们决战?” 秦渊无语的摊开双手,虽然承认钱苏子说的有道理,但是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很简单啊,只要在涧山宗杀的最猛的时候忽然将他们的粮草烧掉,然后再趁着他们四散征粮的时候主动出击,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此战必胜!” (本章完)

“这种事情你着什么急啊?”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雍州石门关 浩浩荡荡的部队在狭窄的石门关下缓慢的通过,带领这支部队前进的,正是华亭涧山宗如今的宗主谷蕲麻,虽然年龄只有三十六岁,但是谷蕲麻在关中大地上却是一代传奇,幼年丧父,少年丧母的他不但没有在动乱中被人从涧山宗的宗主位置上赶下台,反而趁着自家内乱的时候,将自己的嫡系人马一一的提拔重用,将那些孤狼一般环饲在自己周围的老人们一一清除,最后不但保全了自己对于涧山宗的控制,还在伺候的二十年间南征北战,合纵连横,终于成为了关中西辅地区,最大的古武门派的掌门人,也在去年得到了朝廷的认可,成为了涧山宗所代表的华亭侯,虽然和贺兰荣乐的南亭侯一样没有确实的封地,但是能够最终得到朝廷的认可,米王府的米和玉公子出力不少,而从中牵线搭桥的就是米和玉的老师,陈悟冶。闪舞小说网.. 不管是为了报答米和玉和陈悟冶的帮忙,还是为了染指河套富庶之地,在接到陈悟冶的电报之后,谷蕲麻就点齐兵马,在华亭留下二百兵士镇守老家,自己带着剩下的一千三百兵马挥军北上,接着黄世杰的名义,起兵讨伐秦皇门。 一路北上,谷蕲麻拿着黄世杰的文书畅通无阻,平日里对他虎视眈眈,百般刁难的各家关口守军,看到黄世杰的文书之后,也都没胆子阻拦谷蕲麻的行动,所以这一路走来,谷蕲麻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到了石门关,不出意外的话,再过一天,谷蕲麻的部队就能够到达耀州城下,和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盼着谷蕲麻前来帮忙的陈悟冶会和。 一路前行,畅通无阻,谷蕲麻的心情也好了不少,看着浩浩荡荡的队伍在自己的指挥下有条不紊的前行着,谷蕲麻对于打败秦皇门,拿下固原城也多了几分期待。 “报!” 一声长喝猛然间从队伍的前头传来,谷蕲麻立定胯下的骏马,在几名随从的簇拥下,举目远望,看着远处飞奔而来的斥候,低喝一声:“何事?” “报告宗主大人,我们在前面发现了一户人家,颇有些财物不说,还在无人问津的山腰处,大伙儿问问宗主大人,这行军途中,可能征收军备?” 那斥候冲到谷蕲麻的面前,勒紧马缰绳,一脸嬉笑的看着眼前的谷蕲麻,后者淡然一笑,目光坚定道:“我军兴义师,战敌寇,自然需要随时补充军备,你们去告诉那户人家,半个时辰之内准备好三十头牛羊,八百石米面随军犒劳,不然的话,我杀他全家!” 说完,谷蕲麻就继续带着部队缓缓前进,面前的斥候闻言大喜,转过身去,带着谷蕲麻的亲口命令,冲向远处的山腰的庄户人家,将谷蕲麻的命令传了过去! “什么?” 听到谷蕲麻如此狮子大开口,那庄户人家的家长顿时傻了眼睛,看着这些斥候兵手中亮闪闪的兵刃,跪倒在地上哭诉道:“各位军爷啊,我们小门小姓,哪里有那么多的牲口和米面啊!你们饶了小的吧,小人经营多年,也只有三五口牲口,几十石粮食啊,不信你们跟着小老儿到仓库中一看就知!” “哼,老东西,你是不想活了吧,我们宗主大人开口,你这里没有也得有!来人啊,抄家,用他们家的金银财宝来抵我们宗主的账单!” 那斥候队长对着老人的脸颊啐了一口,紧接着就挥舞着手中的长刀,冲进面前的庄户人家,刚刚冲到门口,一杆长枪猛然间从门口捅了出来,那斥候猝不及防之下,竟然被里面刺来的长枪刺中的心窝,口中鲜血横流,转眼间就被那长枪挑落到了地上,口中发出“嘤嘤”的叫声,却怎么也站不起来了! “杀!” 看到自己的老大被人杀了,周围的斥候兵顿时大怒,挥舞着马刀向前冲锋,结果没想到不等他们冲出来,这户庄户人家的房顶就出现了七八个半大不小的孩子,握着手中的长弓,对着这群人纷纷射出手中的箭羽,虽然臂力不足,但是如此近距离,斥候兵身上的铠甲也没有全部披上,一支支箭羽射来,这些斥候顿时四散而逃,连从地上将自己老大的尸体拖走都没有! “父亲,你没事吧!” 一个身穿戎装的女子猛然间从房门中跳出来,从地上扶起刚才哭诉的老人,一脸心疼的用自己的袖子将老人脸上的唾沫擦干净,然后对着父亲说道:“事不宜迟,这些人肯定会再回来的,父亲,我们快走吧!” “这可是谷蕲麻的部队,如狼似虎,我们往哪里逃啊?” 那老人看着女儿的样子,一脸担忧的哭诉着,听到父亲的话,那女子倒也镇定,没有跟着父亲一起哭诉,而是咬着牙说道:“既然迟早是要被杀了的,不如和他们拼了算了,这房中的粮草牲口,我一块肉都不会给他们留下的,父亲,我们烧了宅子,从山后逃出去,投奔秦皇门门主秦渊,听说他对我们这些老百姓可是一点都不歧视,女儿这一身本领,到他那里肯定能被重用的!” “啊?” 听到自家姑娘竟然要把自己家给烧了,这老人顿时吓傻了眼睛,不过这名叫做红玉的姑娘却不在乎父亲的反应,二话不说对着里面的娃娃们吼道:“三郎,四郎,你们扶着爷爷先往后山走,我烧了这宅子就给你们会和,记住,不要走大路,走小路上山,知道吗?” “诶!干娘!” 两个十几岁的少年闻言答应,也不管爷爷一脸悲痛的样子,扶着腿脚还算灵便的老人就上了后山,红玉儿姑娘将自家的粮秣仓库还有房子全部烧了之后,带着自家的祖宗牌位和金箔银两就赶到了后山上,和自己的父亲会和,穿山过林,果然摆脱了并不熟悉地形的谷蕲麻军斥候的追击。闪舞小说网.... 看着烧成一片白地的庄户,谷蕲麻有些无奈的摇摇头,没想到竟然还有如此决绝之人存在于世上,让人将斥候队长好生安葬了,谷蕲麻就把这件小事抛到脑后,继续带领着自己的部队向前行军。 一路上骚扰民户的事情继续发生,吃一堑长一智,这些斥候们此后要挟民户的时候都是先把长刀架在这些民户的脖子上然后再要挟,全副武装之下,遇到的抵抗也是零零星星,不值一提,谷蕲麻的部队就在这一路的劫掠和勒索当中进入到了固原刺史府的范围内。 虽然没有得到固原节度使马斌的任何接待,但是谷蕲麻的心思也不在和人争夺一时之长短上面,派人到耀州城通风报信,谷蕲麻带着人驻扎在距离耀州城十里的地方,虽然知道最近几个月不纳粮不纳税的耀州城肯定是富得流油,但是知道自己的部队作战还需要陈悟冶支持,谷蕲麻到了耀州城的地界上,下令不准再进行抢夺,法令一下,谷蕲麻军的军纪果然好了不少,不明真相的耀州城百姓还觉得谷蕲麻军的军纪挺好,对这支部队交口称赞。 领着部队扎营之后,谷蕲麻就接到了前方斥候送来的信息,听说陈悟冶已经在耀州城准备好了营地和钱粮,谷蕲麻顿时大喜,带着部队一个急行军就进入到了耀州城当中,一边带着人安排军营,谷蕲麻一边接受着耀州城中各位士绅的巴结和祝福。 对这种场面早有心理准备的谷蕲麻也没有谦让,直接带着随从就进入到了耀州城的官衙中,跟着大大小小的士绅开始畅饮起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谷蕲麻也终于开始问起秦皇门目前的情况来:“不知道这耀州城距离固原城多远,运兵运粮的速度如何啊,固原城城外的地形如何啊?秦皇门目前的状况又是如何啊?” 听了谷蕲麻的问题,已经派人打探的差不多的陈悟冶也不客气,直接对着谷蕲麻介绍道:“谷侯爷请看,这就是固原城周边的地形图,东面黄河水道,易守难攻,北面山峦纵横,适合埋伏,不适合大部队的展开,西面的地形最高,而且垒土很高,想要攀爬都很困难,而且西门最是狭窄,城墙矮小坚固,土基深厚,几乎无法攻破,只有南面虽然有护城河,但是却有一块小高地在城南二里外,建营垒土挖壕沟都很方便,所以往常军马攻击固原城的,都会在城南列阵!” “至于耀州城到固原城的官道,沿着黄河一路向北,顺畅通达,急行军一个半时辰,运粮三个时辰就能够到!秦皇门刚刚和黄府禁卫军城南血战一场,主力几乎折损殆尽,除了定远城南下的兵马二百余人有一战之力,身下的人都未曾训练,谈不上战力几何,所以谷侯爷可以高枕无忧也!” “好!” 听了陈悟冶的解释,谷蕲麻一拍桌子,站起身来,举起眼前的酒杯,对着在场的各位士绅说道:“如此,此战我军必胜,诸位满饮此杯,祝我将士旗开得胜!” 说完,就带头将眼前的酒水喝了个一干二净,一边的陈悟冶夸赞着谷蕲麻的海量,一边对着后者的袖子轻轻的拉了一下,后者会意,很快结束了这场接风洗尘的宴会,然后跟着陈悟冶进到后面的房间中密谈! “有什么情况吗?我们在固原城里面的人?” 谷蕲麻淡然的看着眼前的陈悟冶,语气说不上尊敬,但也说不上散漫,后者微微不悦的皱皱眉头,然后摸着自己的长须说道:“情况倒是有,不过不用太担心!” “怎么说?” “听说那秦渊打算烧我粮秣,不过这两天却全然没有动静,不知为何。” 陈悟冶疑惑的说道,久经战阵的谷蕲麻微微一愣,一脸无语的说道:“老先生?这点小事都看不明白?那秦渊定然是打算在我大军作战之时,再行此计,然后乱我军心,一鼓作气,将我军打败,这种雕虫小技,只要我们多加看管,严密监控,定然不会让对方得手的!” “哦,还是谷侯爷高见!” 对着谷蕲麻点点头,陈悟冶这才明白秦渊这两天不动手的意思,然后就对着谷蕲麻问道:“不知道谷侯爷打算如何攻击秦皇门啊?那固原城可是坚如铁石,想要硬攻,恐怕不成啊!” “山人自有妙计,老先生只管供给粮草就行!” 对着陈悟冶摆摆手,谷蕲麻一脸傲然的走出房中,丝毫不在乎身后的陈悟冶对着自己投来不悦的目光…… (本章完)

若是在之前,没有一个士兵敢开枪,因为他们明白武者的极速,到时候可能伤不到秦渊,反而会让自己长官变成筛子!

“其实那位鸣玉儿姑娘是为了保护孙长老的孙子孙威平而中了一剑,那一剑非常要命,几乎贯穿了鸣玉儿姑娘的整个胸腔,孙长老似乎也很感动,就拿出了自己珍藏的千年人参来熬汤给鸣玉儿姑娘吊命,不过这也不是个事对吧,所以我就想到了孔神医,打算去朔方山上寻找他老人家,哪知道刚走到朔方山的山腰,就遇到了孔神医,不过他老人家是答应了祖秉慧的请求才下山的,我也是死磨硬泡,加上乐景的求助,才算是让老人家回心转意,同意去救治鸣玉儿姑娘的病症,不过那毕竟是个女的,我害怕你知道了不开心,所以就没有主动说出来,哈哈,看来我老婆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小心眼嘛!”

听到这两个男人讨论的话题,叶云青和蓝白烟都是一头黑线。吃了将近半小时,桌上的四个菜几乎都被秦渊一扫而空,舒服地打了一个饱嗝,然后抬起看向对面的杨可卿脸上露出十分痛苦的神情,双手捧着小腹,缓缓弯腰下去。





只是还没等他得意完,铁山便已经极速冲来,那速度竟是比他全盛时期都要快上许多!

详情

猜你喜欢

扫码用手机观看

分享到朋友圈

更多

猜你稀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