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宝|羽毛球下注入口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04

欧宝|羽毛球下注入口剧情介绍

。

 ..闪舞小说网....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蔺修观带领的商队在茫茫雪原上行进了将近一天,到了傍晚时分,呼啸的北风卷积着地上的积雪打在人的脸上,让整个商队的成员都感觉脸颊被冰刀刺破了一般疼痛,虽然出发之前特意给每个成员都准备了两件羊皮袄,但是呼啸的北风却像是刁钻的敌人一样,就算是你防御的再是严实,也抵挡不住北风的侵袭,一路踏着风雪前进,众人在快要筋疲力尽的时候,终于看到了远处风雪中微弱的灯光,能够在这样的夜晚还坚持在户外点灯的,除了正在建设的萧关西城,也没有其他的地方了! “终于到了!” 仰天长叹,蔺修观大吼大叫着催促着手下的勇士们赶着马车前进,而深一脚浅一脚的风雪却没有把众人的欢呼声放在眼里,继续掩盖着管道的大路,让众人的前行格外的困难! 与此同时的萧关城中,站在萧关西城的东城门,对着远处的萧关东城望去,田锋俢的双手却是发抖的,看着眼前站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宋三爷,虽然拔出刀杀了这老东西的心都有了,但是田锋俢的理智却在脑海中不断的提醒着田锋俢要冷静,这个老王八蛋的命不重要,但是一旦杀了他,对面的薛文皓就有理由攻击现在危如完卵的萧关西城,凭借自己手下这四五十号兄弟和几百名民工,田锋俢打死也不信自己能够抵挡住薛文皓的进攻,而且现在就算是去找固原城求援,恐怕那个地方也不可能给自己一兵一卒的支援了! “怎么样啊?田城主,这可是我们薛城主的好意啊,你到底考虑好如何处理了没有啊?” 看着怒视自己却不敢发作的田锋俢,宋三爷的脸上写满了自信,往日在秦皇门众人面前低三下四的宋三爷,今天终于有了扬眉吐气的一天,特别是面对眼前的田锋俢,当初田锋俢镇守萧关城的时候,宋三爷在他眼中只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如今面对自己的时候就算是再不开心,也只能默默的忍耐,宋三爷要的就是这种畅快淋漓的感觉! “本,本城主公务繁茂,日近年关,天寒地冻,这些民工必须要在年关之前将我们秦皇门的萧关西城建设完毕,所以事情紧急,一刻都不能迟缓,谢过薛城主的美意了,在下实在是分不开身,就不去萧关东城赴宴了!” 田锋俢浑身颤抖着将这番丧气的场面话说了出来,后者闻言哦,咧嘴一笑,指着窗外还在飞扬的雪花说道:“田城主,您不是在逗我吧?这天气都成这个样子了,您的民工那就是铁打的,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还要加紧施工啊,别装了,你心里想什么我还不清楚吗?田城主,这大冷的天,您是不是没胆子去给我们薛城主的五姨太的小姑妈祝寿啊?” “我去你娘的!” 站在田锋俢身后的都资枚猛然间大喝一声,挥舞着手中的大刀片子就准备朝着讨人厌的宋三爷的脖子上招呼,嘴里骂骂咧咧的怒吼道:“他娘的,什么狗屁薛城主的五姨太的小姑妈祝寿?这他娘的鸟亲戚也需要惊动我们田城主的大驾?什么地方不能够去祝寿,竟然来到这还没完工的萧关东城去祝寿,你们狼子野心,昭然若揭,还有脸在我们面前摆谱,我秦皇门别的没有,不怕死的爷们多得是,你们烛龙城没卵蛋的王八蛋敢过来,老子就跟他薛文皓同归于尽!” “你干嘛?” 一把拉住了好兄弟都资枚手中的大刀,田锋俢一脸无语的转身对着宋三爷说道:“三爷,你也看到了,我这里的事情多,离不开人,就不去给薛城主的亲戚祝寿了,这对镯子是临走之前秦门主送给我姐姐的,薛城主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当做贺礼了!” “田城主啊?你打发叫花子呢?” 宋三爷等的就是这个时候,对着摆在眼前的金镯子看都不看,一脸冷笑的说道:“这点烂东西也算是给我们薛城主的五姨太的小姑妈祝寿的礼物?当我们薛城主手中缺这点东西不成?我实话告诉你,如果不是我劝说薛城主让我先来请您,估计这会儿烛龙城的兄弟们已经拿着火把和刀枪在这城门下面叫喊着请田城主赴宴了,您说您忙,这大雪天的忙什么啊?几天不但的是我们薛城主五姨太的小姑妈的寿辰,更是我们萧关东城落成的庆功大典,请田城主去一趟,应该不成问题吧,这点面子都不给,不知道田城主以后打算怎么和我们薛城主相处啊?秦门主那边的情况大家心知肚明,给自己的兄弟们找条活路,不算是什么坏事吧!” “放你妈了个屁的!赶紧给老子滚蛋,想过来大,我秦皇门的人马多的是,现在就有援军往这边赶过来!你们烛龙城这会儿是龙给盘着是虎给我窝着,不然的话,我秦皇门从塞北三镇调来的兵马到了,先灭了你们烛龙城!你宋三儿自己最清楚,我们秦皇门什么时候打过败仗?除了被祖秉慧摆过一道之外,就没有怕过谁,知道不?” 都资枚挥舞着手中的长刀,对着眼前的宋三爷大叫着,一边的田锋俢慌忙阻止,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很清楚秦皇门虚实的宋三爷根本不搭理都资枚胡扯八道的话,直接对着田锋俢说道:“田城主,我给你十五分钟的时间考虑,我这就去将您的态度禀告给我们薛城主,十五分钟后,开城投降,田城主还是萧关城的城主,我女儿宋萧琳继续给您当副手,这背后有烛龙城,有关中都督使郑末彧的照顾,谁敢对你怎么样?秦皇门虽然屡战屡胜,但是能拉磨的驴耐不住一鞭接一鞭,能下水的斑鸠耐不住一条接一条,秦皇门如今已经是强弩之末,就算是打赢了人家谷蕲麻,还能有几个人活下来,给你的兄弟们想想吧?除了这个都资枚之外,任何人加入我烛龙城,官升一级粮多一顷,我宋三说到做到!” 说完,宋三爷就在都资枚的叫骂声中离开了萧关西城的东城墙,穿过两城中间的通道,进入到了萧关东城上! “父亲大人,您回来了?” 看到自己提心吊胆担心的父亲终于安然无恙的回来了,之前担心田锋俢怒火上涌把自己父亲一刀砍了的宋萧琳顿时欣喜若狂,搀扶着父亲上了装饰一新的城楼,对着正端坐在城楼内厅饮酒的薛文皓行礼说道:“家父不辱使命,回来了!” “谈的怎么样啊?” 看都不看单膝跪地的宋萧琳,喝着酒的薛文皓满脸的自在,看着周围的精兵强将,脸上写满了自信,如此形势,自己如果还不能拿下全部的萧关城,那自己真的是可以去死了! “回禀城主大人,田锋俢自始至终犹豫不决,周围众人纷纷侧目,只有一人名叫都资枚的,表现强硬,恐怕坏事,只要将此子清除,我再去一趟,定然能用三寸不烂之后让田锋俢乖乖开门投降,献上萧关!” “不用了!” 淡然的将手中的酒杯放在新晋纳的五姨太的嘴上,薛文皓的脸上写满了不耐烦,看着窗外的雪花,傲然说道:“我烛龙城兵强马壮,听说对面的可战之兵都被抽调一空前往防守固原城了,诸位,谁可为我一战而下萧关?这萧关城城主的位置就是他的了!” “末将愿往!” 一大群烛龙城的将领如同预演好了一样,齐刷刷的跪倒在了薛文皓的面前,就连平时一身绒袍,自诩为风流潇洒,没事就拿着一把金纸扇扇扇风的申平雍都已经换上了一身铁甲披风跪倒在了薛文皓的面前,请战之意十分浓重! “果然我烛龙城无鼠辈啊!” 看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众人,薛文皓的脸上写满了笑容,挥挥手让众人起来,然后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的首席谋士申平雍说道:“平雍啊,平日都没有机会出征应敌,一直都是伴我左右,为我鞍前马后,来回奔波,这次必胜之战,就让你去立立功劳,也省的某些人嚼舌根,说你中看不中用!” “谢过城主!” 大声答应,面带微笑的申平雍站起身来,一身铁甲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已经被薛文浩这一举动弄的傻了眼的宋三爷愣在当场,看着从申平雍眼中射出的点点寒光,一股冷意猛然间从宋三爷的脊背后面泛起! “难道薛文皓要食言不成?” 响起自己刚刚到薛文皓麾下之时薛文皓给自己父女许下的诺言,宋三爷的脸庞如同枯坏的松木一般,全然都是愁苦的褶皱,不过这褶皱很快就被宋三爷从脸上拉平,看着自以为是的申平雍,宋三爷猛然间跪倒在地,不顾身边女儿的惊异的眼神,对着已经躺倒在五姨太怀抱当中的薛文皓沉痛说道:“属下刚刚回来,尚且不知城主已经心有定见属下该死,不过这萧关西城之中,那都资枚曾经当着老夫的面说过,秦皇门从塞北三镇请来的救兵就要南下而来,不知道此话当真不当真,还希望城主大人谨慎为之!” “宋三爷,你是信不过我烛龙城的将士还是信不过我申平雍的能力啊?” 听了宋三爷的话,刚刚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军权的申平雍一脸怒容的看着跪倒在自己脚边的宋三爷,后者微微摇头,对着薛文皓点头说道:“属下已经将自己听闻来的东西全然都告诉了城主大人,属下无话可说,若有冒犯,还请申大人多多包涵!” “哼!” 对着脚边的宋三爷冷哼一声,申平雍转身对着脸色严肃起来的薛文皓跪倒在地,坚定异常的说道:“莫说那城墙上就三四十个土鸡瓦狗,就算是塞北三镇真的……等等,塞北三镇?宋三爷,你是不是老糊涂了还是耳朵坏了?塞北三镇从来都是和朝廷若即若离,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小小的,毫无名望的秦皇门南下救援呢?你在逗我的吧!” “对啊!” 宋萧琳愕然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伸手将父亲从地上扶起来,然后一脸小心的在父亲的耳边说道:“算了吧,爹爹,他人屋檐下,就是要低头,别在这里硬撑了,我们父女不是他们的对手!” “回禀申大人,那秦皇门门主秦渊的妻子你可知道是谁?” 心中恼怒的宋三爷镇定的摇摇头,转过头来,对着跪倒在自己身边的申平雍阴测测的说道…… (本章完)

“宇文大人,没想到吧?”“哼,谁是你妹妹啊,我才不要当你妹妹。”鲁大小姐很不满说道,用手狠狠地扭了一下秦渊的手臂。

…



疯狂的林天意瞬间失去所有的力气,昏迷过去。

“我是外围人员吗?”夏斌微微挑眉问道。陆天乐摆了摆手说道:“你看我是那种缺钱的人?钱是小事,面子可是大事,你放心,今天如果酒店内有任何物品损坏,我照价赔偿就是。”



墨家那些冷冰冰的家伙,居然也知道做生意了?

站在原地扫视片刻之后,秦渊没有找到指挥官,却找到了那店主。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多谢两位女侠搭救之恩!” 一屁股坐在地上,都资枚勉强对着站在身边的吴翠莲和张翠花拱手谢道,脸上写满了劫后余生的疲惫,周围的秦皇门将士和上到城墙上帮忙守城的民工们也都瘫倒在了地上,地上的血花已经阻止不了他们身心的疲惫了! “无妨,大家都累了,先休息吧,我们负责把守城门!” 对着眼前的都资枚笑笑,吴翠莲挥手让身后进城的同伴们安置好货物,上了城墙帮助守城,远远的看到萧关西城的城墙上人影错杂,含恨而归的薛文皓也放弃了继续骚扰的打算,带着人直接穿过高大的东城城门,直接驻扎到了刚刚修建好的东城城区当中,留下少量的人马看守西大门,防止秦皇门的反攻,自己便带着垂头丧气的一众人马回到了自己的营地当中! “他娘的!都是你贻误战机!” 对着跟着自己进来的申平雍大叫一声,薛文皓的脸上写满了愤怒,后者默然不许,只是低声说道:“这时机选的也太是时候了,眼看对方守城的兵马都要崩溃了,敌人的援军就及时赶到了,这如果是巧合也就罢了,可是我总觉得哪点不对,如果对方真的是新军到来,应该多打火把,表示自己的人马众多,怎么连多余的动作都没有?而且拿着紫光剑青光剑这等神兵利器的,也不过两人,鬼知道是不是找人假扮的,用来鼓舞士气的方法呢?” “你说的也不无道路,这样吧,你下去让宋萧琳带着人从山外面绕过去看看情况,如果是援军到来的话,那雪地上肯定有很多密密麻麻的脚印开道,如果没有的话,就说明我们这次时被对方的攻心之策给阴了!” 薛文皓摸着自己光滑的下巴,默默的说着,站在他身边的申平雍则是微微一愣,看看左右护卫,对着薛文皓低声说道:“城主大人啊,有句话小人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啊?” “少废话,快点说!” 薛文皓没好气的答应一声,后者看了看站在身边的下属和侍卫,薛文皓顿时会意,挥挥手让两边的下属和侍卫下去,然后才略带不爽的说道:“什么重要的事情竟然需要让这些人都离开?” “小人怀疑宋氏父女有诈!” 申平雍脸色一变,阴测测的对着薛文皓说道:“我知道城主觉得我这是挟私报复,但是细细想来,自从城主您说出攻下萧关西城者就是萧关城主口号的时候,其实就已经让宋氏父女离心离德了,当初您可是亲口答应,拿下萧关成,这萧关城城主就是她宋萧琳的了!如今忽然改口,对方一定心生不满,恶意通敌也不是不可能!” “你去把宋萧琳叫过来吧,我知道怎么做的,平雍啊,这种怀疑的话要找到证据再说,不然的话,我薛文皓无故杀人,以后谁还敢投靠于我啊?” 薛文皓默默的挥挥手,对于这个问题似乎并不想要深思一番,旁边的申平雍默默点头,有些惭愧的说道:“城主英明,小人就没想到这一点!” 说罢,进献谗言失败的申平雍便一声不吭的离开了眼前的营帐,除了帐篷,冒着周围吃了败仗的士卒们不满的眼光,从大营中出去,找到了宋萧琳的营地,然后就带着一脸错愕的宋萧琳到了薛文皓的面前! “你下去吧!” 对着跑了一趟的申平雍摆摆手,薛文皓的脸上写满了淡然,后者闻言一愣,看着薛文皓眼中的自信,也就乖乖下去了,帐篷里就留下了薛文皓和宋萧琳两人对峙。闪舞小说网..闪舞小说网.. “不知道城主大人深夜叫妾身前来,所为何事啊?” 宋萧琳淡然的看着眼前的薛文皓,脸上的笑容如同浮在水上的百合花一样淡雅,眼前的薛文皓轻轻的从自己的手边拿起一个小酒盅,然后对着自己面前的白瓷酒杯倒了半杯酒,伸出自己纤细白皙的手指,将桌子上的白瓷酒杯用食指和无名指夹起来,然后放在自己的鼻尖,对着里面的酒水轻轻的嗅了一嗅,然后微笑着看着面前的宋萧琳说道:“宋姑娘可知道这酒是何物吗?” “不知。..” 看也不看那白瓷酒杯中的酒水,虽然整个营帐都被这浓郁的酒香填满,宋萧琳还是摇摇头,低声说道:“妾身对于酒水没有什么喜好,也不曾研究一二,不知道城主大人是不是夜半时分想要让妾身品酒?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算了,妾身实在是没有这个水平,没有旁的事情,妾身就先行离开了!” “别着急啊!” 微笑着看着眼前的宋萧琳,薛文皓将自己头上的发冠摘下,一头长长的乌黑秀发披在肩头,看着眼前一身黑色绒袍,腰间跨着长刀的宋萧琳,薛文皓微微颔首,双弩凝视着眼前面容姣好的宋萧琳,微笑着说道:“宋姑娘,本城主想要试试你这腰间的宝刀锋利与否,不知道能与不能啊?” “城主要试,有何不可?” 对着薛文皓微笑点头,宋萧琳踏着红狐皮靴,身如轻燕,三两步踩在铺着波斯地毯的地面,转瞬间就到了薛文皓的面前,伸手将自己绑在腰间的皮带连同刀鞘一起卸下来,放在手中,恭恭敬敬的将手中的黑柄腰刀递到了薛文皓的桌子前面,刚一抬头,一根冰冷的手指就触摸到了宋萧琳柔滑的下巴,看着眼前已经起身向前的薛文皓,宋晓琳的美目一闭,默默的将自己柔滑细嫩的红唇堵在了薛文皓的嘴上,紧接着,薛文皓大手一张,抱住眼前的美人,将她一把搂在怀中,紧接着就把手中的白瓷酒杯递到了宋萧琳的嘴边,一股热辣辣的清流就进入到了宋萧琳的口中。 顿时,唇间香酒留,身上衣带宽。别是春梦间,又是一愁烟。 薛文皓在帐中用下半身开疆拓土拉拢人心的时候,已经休息过来的田锋俢和都资枚也终于和“援军”的头目吴翠莲和张翠花姐妹见了面,虽然蔺修观也列席了会议,但是在田锋俢看了,这个人只能算得上是吴翠莲的下属,能够在秦皇门最危难之时为秦皇门而战,吴翠莲虽然有个官运不错的父亲,但是也算得上是秦皇门中赫赫有名的女英雄了! “不知道吴姑娘连夜让我们两个人过来所为何事啊?” 田锋俢在城楼中坐定,打着哈欠说道:“刚才听说您叫我们两个,我们还以为是敌人又来了,吓了个半死呢!” “也没有别的事情,就是为了这萧关城的命运而来!” 吴翠莲暗暗点头,扭头看着一边列席的蔺修观,后者站起身来,清了清嗓子,对着眼前的田锋俢和都资枚说道:“在下蔺修观,是秦门主堂议之人,如今为秦门主献上一策,准备扮作商队,南下谷蕲麻身后,招揽英杰,骚扰敌后为固原之围解套之用,没想到竟然到了萧关遇到了这种事情,我觉得既然如今我们在萧关城中已经没有多少人马了,而且那些民工也靠不住,所以我和吴姑娘商量了一下,觉得我们还是连夜撤退的好,到时候一把火把这萧关西城烧掉,一寸有用的东西都不能留给他烛龙城!” “……” 愕然的看着站起身来的蔺修观,田锋俢和都资枚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后者看着两人的反应,有些尴尬的说道:“我说完了……” “你说完了?你算是哪根葱?过来指挥我们来了?” 都资枚站起身来,一脸不爽的看着眼前的蔺修观,大手一挥,直接说道:“这种事情自然是由秦门主直接裁断,我们想要连夜撤退又能撤到哪里去呢?只能千里迢迢回到固原城了,到了固原城,秦门主问起来,我们说我们临战不及,选择了放弃萧关城?你看看秦门主会不会把我们的皮扒下来做成皮带用!” “都兄弟,也不能这么说话嘛,毕竟我们现在能坐在这里说话,也都是蔺兄弟们恰巧路过的原因,不然的话,现在还指不定被人吊在城墙上示众呢!” 对着身边说话越来越不客气的都资枚摆摆手,田锋俢也是一脸无奈,对着大家说道:“其实两位兄弟的担心都有道理,就凭我们这点人,抵抗得了一时也抵抗不了一世,而且明天天一亮,对面的薛文皓肯定会让人到山梁上观察我军虚实的,到时候就算是有这些民工助阵,我们的人手也大大的不足,等到白天再遇到进攻的话,确实抵抗成功的难度很高,所以撤退也不是不行,不如这样吧,我们就把这里的情况发电报给秦门主,大家有什么计策都可以说出来交给秦门主参考,这样也省的大家在这里争论不休了,如今危亡就在眼前,我田某人虽然不才,但是也知道团结的重要性,大家消消气,不要吵了吧!” “田城主所言极是!” 对着一脸愁苦的田锋俢点点头,吴翠莲也索性说道:“既然田城主都这么说了,我们就把自己的意见发给秦门主让他老人家以为参考如何?” “那就这么着吧!” 看到没有人站在自己这边说话,都资枚也落落无语的摇摇头,对着身边的田锋俢说道:“田城主,别的我不知道,但是如此一来,秦门主肯定会责怪你没有决断力,到时候……” “放心吧,我田某人没有决断力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凡手头有二百精锐,我就是战死在这城头上,也不会去找秦门主拿主意的,但是现在的情况都资枚兄弟你也看到了,我们不退不行的,固原城中一兵一卒都给我们播不出来的!” 田锋俢摆摆手,站起来,对着面前的众人说道:“跟我去电报室发电报吧,直接署上你们的名字,我最后也发一封自责的电报给秦门主,这夜长梦多,大家晚上还是要提高警惕!” “额……好吧!” 看着田锋俢疲惫的样子,都资枚和吴翠莲都感到了深深的失望,连主将都觉得这萧关城守不住了,这萧关城内的人心到底有都不稳,已经可以想见了。 不多时,一份份电报就从萧关城中发了出去,很快传到了固原城中,接到连续三封电报,正在值守的下属连忙叫醒正在沉睡中的秦渊,将三封电报一次性的交到秦渊的手中,睡梦中醒来的秦渊看了两眼,顿时睡意渐消,整个人的身躯都是一震…… (本章完)

莫云岐问道:“是宗平对秦皇门做什么了吗?”

秦山河跟着秦渊一路来到机场,不禁惊讶无比:“竟然不是做私人飞机?”

详情

扫码用手机观看

分享到朋友圈

欧宝电竞平台|堡垒之夜手机版 Copyright © 2020